主頁>最新文章

世紀疫情攔不住,股市已過萬重山—
全球指數創新高的真實驅動力與未來展望

 

篇章一、史上最短命熊市?

   

    猶記得2020年二、三月間,COVID-19疫情剛爆發、尤其擴展至歐美後,走了多年的全球牛市就像洩了氣的皮球,不但出現令人恐慌的暴跌,還造成前所未見的多次”熔斷”,彼時”金融海嘯再現”的聲浪不絕於耳,因為恐慌的時刻永遠不缺乏落井下石的事後諸葛。事隔僅約半年,當美國總統川普將道瓊指數創下三萬點新高當成最驕傲政績的時刻,似乎沒有人再將疫情視為金融海嘯的黑天鵝—或者認為黑天鵝終將因疫苗成功研製接種而離去,全球經濟與資本市場終將迎來重啟經濟的春天。在染疫人數仍不斷攀高的當下,是人們太樂觀了嗎?

 

    在2020年三月市場最恐慌的時候,或許也是為了安慰周遭的人吧!筆者曾寫下以下兩段文章:

  “ ……..我對於未來的人類創新很期待,也很興奮,這是讓我面對這次股災仍保樂觀的主因。在我有生之年,能碰上可能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創新浪潮,算是不枉此生了。問我為何持這樣樂觀的看法?因為人與人、甚至物與人、物與物的連結,自有人類以來從沒真正克服過,當連結打通了,我們的生活模式會完全不同,試想想,當每個人都變成小時候看的電影情節中的super man,擁有千里眼順風耳,人類的經濟活動效益,豈是以倍數計?........”

    “….…..芯片發明已經超過一甲子,但還在不斷演化創新。Intel控制CPU的時代逝去,重組解放了新的運算設計路徑,步入了"新摩爾時代"。新摩爾時代不再以電晶體集積度為芯片功能的唯一測算標準,而是改以綜合效能為芯片重新賦能,重新訂價。隨著演算存儲功能不斷進化,人類慢慢發現,增加綜合幸福感不一定要擴大消費總量,提升效率是一條不浪費資源更好的路徑。過去以石油為基底的第三次工業革命,造成了汙染,形成了暖化,更使人類經濟在超過一甲子的繁榮-通膨-衰退中不斷循環,這次我們面對的是矽(硅)基-大數據革命,優點是通膨遭壓抑,資源更有效運用,缺點是:資訊流與虛擬金流天生的不穩定,將使暴漲暴跌成為市場常態。……….”

 

    回顧2020年,如果這個史上最短命的熊市真的”壽終正寢”了,那麼吾人必須深思,是什麼樣的根本大趨勢,堅強抵抗著百年疫情與貿易大戰的天災人禍?如果僅僅是資金派對的泡沫,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超級寬鬆環境迄今已延續十二年,任何有經驗的專業分析者都不得不承認,沒有任何泡沫能長時間多次承受巨型黑天鵝的襲擊仍如此堅實—更何況,世紀疫情造成經濟數據衝擊更甚於金融海嘯。僅僅憑著無限寬鬆的資金環境,夯不實缺乏底座的城牆,且還須警惕寬鬆貨幣付出的巨大代價,時間愈久、注資愈多,貨幣政策由鬆轉緊的反作用力就愈大,就如同不斷注入水流的堰塞湖,終將崩潰致災一樣—除非,聰明的人們善用科技的力量,將其改造成水壩,把可能的災難轉成灌溉發電的增生紅利。

 

篇章二、凡殺不死我的,必使我更強大

 

     在詭譎多變的資本市場待得愈久,愈會著迷於黑天鵝神秘的漆黑色彩。

 

    沒有人能準確預測黑天鵝出現的時機,也無法知道她何時飛走,只能說,她存在的意義,神似著她的模樣—像是曲譜中的休止或轉調符號,通常代表著一段舊曲調的結束,與另一段新曲調的開始;更有甚者,靜默只是為醞釀下一段扣人心弦的慷慨激昂。所以,黑天鵝不會僅是黑天鵝,吾人必須密切觀察市場恢復力、調整速度與回升主導力量,在其中必能尋獲許多有用的投資密碼,因為,凡殺不死我的,必使我更強大。

 

     近年較大的兩個黑天鵝—中美貿易戰與COVID-19疫情,分別於2018年下半與2020年上半對S&P 500指數造成兩成與三成五的跌幅,但也都在見底後半年內迅速回升創下新高(見圖一),顯然兩隻黑天鵝都未能改變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長多走勢。關於2008年以來長達12年的長牛行情,迄今仍有許多經濟學家堅持是低利率的資金寬鬆環境造成,基本面未能跟上,從通膨(脹)仍處於低檔可以看出,各國央行放水多數未到達實體經濟層,以致經濟活動未如預期活絡;但各式商品與資產則因資金氾濫而大漲,造成”資產膨脹”的現象。持此觀點者悲觀預期,未來若各國央行貨幣政策轉趨緊縮,資產泡沫的盛宴恐將曲終人散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圖一、美國S&P 500指數週線圖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

 

 

    低利率的環境有其主動與被動形成因素,但最重要的關鍵仍是因為通膨壓力不明顯,所以各國央行方可大膽放心維持低利率狀態;筆者猶記得以前念的經濟學,老是告訴我們,通膨跟經濟成長不能兼而得之,政府政策的角色就只能選擇控制通貨膨脹或者刺激經濟成長,跳不出固有的圈圈—除非有新技術或新市場帶來的紅利。股票市場作為經濟的櫥窗,雖都會受到政策、技術、國際政治、群眾心理….諸多因素影響而變動不居,但從長線格局來看,唯有出現:”新技術”、”新市場”、”新人口”,使得經濟基礎架構出現跳躍式增量,股票市場才能預先或同步走出長多的大行情,而此段時期經濟基本面呈現的是低通膨、高經濟成長的美好狀態。

 

    筆者認為,促成目前低通膨環境最重要的關鍵因素在於”新科技”,包括:網路科技提升了生產與消費效率、新能源應用與頁岩油革命則壓低了油價與物價;另外,全球化趨勢則交換出了巨額比較利益(即”新市場”),也是導致長期低通膨的一部分原因。筆者預測在未來5G+AIoT的浪潮中,破壞式創新的本質仍將延續,”新科技”抑制物價的作用仍將繼續,且隨數據、網速與運算的進步,效率提升後的附加價值尚待大量累積—這是關鍵的因素,從PC、手機到所有物聯網裝置,都是釋放人類智力的工具,手機將人與人連結起來,物聯網則連結了萬物;連結僅是第一步,現今的運用仍環繞在交換訊息、減少浪費、提升效率等”一級量變”的直接效應上,其實連結後產生智慧才是讓社會活動發生”二級質變”的開端,才是5G+AIoT對人類的劃時代貢獻。

 

    再論全球化的未來。這次疫情從直觀的角度來看,似乎是毀了全球化貿易,加上川普高舉”美國優先”大旗,恣意構築關稅壁壘,全球化進程似已遭逢空前挑戰;其實從長期角度來看,全球化是不可逆的,舉例來說,網際網路就是最徹底的全球化。雖然疫情發生期間,全球化必然受到嚴重打擊,但疫情過後,人類社會反能找出更好備案—包括各種新科技的運用,因應突然的衝擊,而未來面臨類似狀況,也必能做好更加的準備—君不見這次疫情期間,各種線上電子商務、會議與交流技術反而加速發展?而政治人物僅考慮自身政治利益、訴諸民粹的片面行為,在全球共進追求利益極大化的浪潮中,終將證明僅是一段不值一哂的插曲—筆者極度不同意部分經濟學者對於全球化浪潮遭遇逆風的觀點,那僅屬於見山是山、見水是水的機會評論邏輯。因為科技走向引導了社會屬性,連結的無國界化終將吞噬一切人為的障礙—不論是秦始皇的古老萬里長城抑或是川普的現代美墨高牆,面對科技引領追求效率的全球化浪潮,到最後你會發現只有兩種選項:加入,或者被淹沒。

 

    我們,都回不去了。接續>>最新文章(下)